你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E泰生活 >两箱书、四个规则,我们在第一广场「摆摊」换来一个又一个「人生 >
文章信息

两箱书、四个规则,我们在第一广场「摆摊」换来一个又一个「人生

作者:   发表于:2020-06-15  分类:E泰生活 
第一广场小书摊:满月观察记

第一广场小书摊满一个月了。当「东南亚行动图书馆」流动到台中,这将是一场没有结局的观察週记,不保证週週精彩,但对东南亚文化的认识却绝对一週比一週深刻及写实。

九月初,我们(1095团队)与志工朋友一边如火如荼地筹备十月份「移工生命故事展」,一边酝酿「东南亚行动图书馆」台中版的成形。透过台北东南亚主题书店「灿烂时光」的大力帮助,我们拥有了小白与小绿──两行李箱的越南文书籍与印尼文书籍,接着再邀请外籍朋友们协助翻译越、菲、泰、印等四国语言的借书规则,条列如下:

  1. 依标价借书
  2. 还书全额退费
  3. 无还书期限
  4. 可于书本上画线、做记号、写心得

一切就绪后,我们于十月初展开「摆摊人生」!

(相关评论:东南亚书店联盟成立:我们希望,台湾每个角落的每个人,都有书可以看)

第一广场,是我们第一个实验地点,也是未来将常态性摆设书摊的地点。

于1908年成立的第一市场,历经1987年改建、1991年整建,成为今日「第一广场」现貌。1990年代后,台中金融商业圈转移,台中中区开始产生许多闲置空间,并时值1992年正式开放外籍移工,台中火车站周边成为移工族群假日休闲的重要转运站,为满足移工的需求,第一广场越来越多的东南亚商店因此应运而生。

2010年,第一广场二楼被设定为「东南亚购物美食广场」;2015年林佳龙市长喊出「东协广场」的愿景,我们幸运地搭上这股潮流。但不论第一广场的定位为何,我们都想尝试与移工朋友对话、交流,书本,就是这场友善交流最好的媒介!

两箱书、四个规则,我们在第一广场「摆摊」换来一个又一个「人生

十月到十一月,我们认识了印尼Eko、Dodo、Piea、冰淇淋纳豆哥、越南相框哥、溪州阿嬷、暨大东南亚学系女孩……。他们是谁?他们的故事重要吗?很重要啊!他们来自各行各业,因为不同理由来到第一广场,聊了天、听了一段故事,我就体会了一段人生。

例如越南相框哥,他总带着木製相框、自製马克杯来摆摊,眼神悠闲地看着来往于广场的人,似乎没有太多朋友或客人围绕,有时他摆摊的位置被印尼移工佔满,摊位几乎沦陷,他也仍旧怡然自得。

初次见面后,我们就养成互相打招呼的习惯,偶而他会来看看我们摊位,偶而他会游走于广场中的各个群体,我还一直担心他的摊位没人顾。

在一次聊天中得知,相框哥在大里的塑胶工厂工作,为什幺选择来台打拼?他一派轻鬆地说:「在越南赚的钱不够支付朋友的结婚礼金啦!」他还说他不喜欢花钱,他想要赶快存钱。每次见到相框哥,总穿着印有国旗与家乡省分地图的T恤,我也常见到其他外籍朋友穿着这样的「国旗T」,身处异乡时,我们多想向人倾诉国家的特色?我们是这样,他们也是。

两箱书、四个规则,我们在第一广场「摆摊」换来一个又一个「人生

我们在书摊还遇见了另一群印尼朋友,他们来自雾峰、潭子、丰原、台中工业区等地的工厂,还有来自北屯、彰化的看护工,从四面八方而来的他们,共通点是喜爱阅读、渴望学习,以及乐于与我们聊天。

家乡在中爪哇Solo的Dodo,在印尼念大学时就常与国际学生交流、讨论国际政情,来到台湾后他继续提笔,为印尼杂誌撰写文章,一边工作一边就读空中大学以完成大学学凭。当我困惑于印尼与荷兰的历史时,他可以从16世纪开始描述两国之间的关係;当我感叹在台看护工无法遵循伊斯兰教的礼拜时间时,他神情落寞,严肃地讲述穆斯林与真主之间的约定;当我提出「交换导览」的计画时,他眼神一亮,开始构思着如何向大众介绍他眼中的台中与台湾……。

他们是如此地耀眼,他们的情感是如此真实,这群地球村朋友就在我们周围,然而过去以来我们却似乎常与了解这世界的机会失之交臂。从今尔后,就让我们从第一广场为起点,一起放下成见、打开心胸,与漂洋过海远道而来的这些朋友们,观察这个有趣又多元的城市。

两箱书、四个规则,我们在第一广场「摆摊」换来一个又一个「人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