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U生活画 >浪漫的「未来图书馆计画」:写好一本新书,百年之后再发表 >
文章信息

浪漫的「未来图书馆计画」:写好一本新书,百年之后再发表

作者:   发表于:2020-07-21  分类:U生活画 

编译:陈慧敏

74岁的加拿大女作家玛格丽特‧爱特伍(Margaret Atwood)今年完成的手稿,将在2114年付梓出版。2114年?是的,你没看错,她的作品将先封存百年,届时作家也不在了,甚至阅读这新闻的我们也不在了,新书变旧书,手稿变文物,才会付梓出版。这个浪漫的百年出版梦,来自苏格兰艺术家派特森(Katie Paterson)的「未来图书馆计画」。

英国《卫报》报导,「未来图书馆计画」的信託单位会组织文学专家,逐年挑选一位作家,创作不限文类,限定在一年内完成,随后把手稿作品封存于2018年竣工的挪威首都奥斯陆Deichmanske公立图书馆,第一位入选的作家是爱特伍。

加拿大《环球邮报》指出,考量到一百年后,电子书可能早取代纸本书,为了确保能出版纸本书,从今年夏天起,图书馆旁还种植一千棵挪威云杉树用以造纸,图书馆内并存放一台印刷机,从2114年起将陆续伐木造纸,出版封存百年的作品。而存放作家手稿房间的部份建材,会取自这片森林。

爱特伍在接受《卫报》採访时指出,这计画就像大家小时候会在院子埋破铜烂铁、一小袋弹珠之类的小东西,希望很久之后的某一天被谁挖到,而写书时,她完全不知道读者是谁,不知道他们何时会阅读,感觉这本书就像是瓶中信。

她猜想,2114年的读者不见得能读懂作品,说不定故事想像的情节届时都成真,读者会看得满头雾水,语言在百年里也会有改变,恐怕需要古人类学家帮忙解释和翻译。对于她有生之年,这部作品将成为秘密,她说:「太棒了,如果作品未来获得好评,出版商没法抢功,如果评语很差,那就是我自己的问题。」

科技新闻网站the Verge介绍,爱特伍并非乖乖牌作家,她最知名的小说是《使女的故事》(The Handmaid’s Tale),引发争议辩论。她的作品向来尖锐与犀利,关注女性屈从地位和环境灾难,批判基因工程与宗教基本教义派,充满反乌托邦氛围。伶牙利嘴的她,不怕被人批评,最难忍受庸庸碌碌的想法,听到人骂她「仇恨男人、令人反感、太色情」,她反而来劲,但若被称讚作品值得推崇,「那只是说我老了」。

《环球邮报》指出,入选作家其实可以挑选一位编辑或翻译来读作品,但信託机构或派特森都无权阅读。不过,爱特伍不想分享给第二个人,更拒绝透露半点故事情节,她相信秘密只要传给一个人,马上就人尽皆知,她甚至也不打算告诉她的另一半,也就是作家吉柏森(Graeme Gibson),「他反正也不会有兴趣。」她唯一透露的是,她用了特殊的纸张书写,以确认手稿不会被蛀蚀。

浪漫的「未来图书馆计画」:写好一本新书,百年之后再发表

甫得到2014年南岸天空艺术奖(South Bank Sky Arts awards)的派特森说,该计画的主题是想像力与时间,创作不拘文体,而百年对洪荒宇宙不长,对寿命有限的人类来说,却是挑战,但百年的时光距离,仍能让下一代近距离贴近,用面对面的方式去理解、去做对比,希望未来的读者打开书时,会对于我们所处的时代有所反应。

这计画最有趣的是「时间」,《卫报》引述派特森说,「当我想到,这计画的很多作家都未出生,我真的是快疯了」,她有时候也会突然想到,「我的天啊,如果我活到九十岁,会是怎幺样子?当艺术家真是太有趣了」。

资料来源
    The Margaret Atwood Text No One Will Read for a Century, Five Hundred Years of Book Images, and More Margaret Atwood’s new work will remain unseen for a century You can’t read Margaret Atwood’s next book until 2114 Every time I write a new novel I wonder what kind of trouble I’ll get into: Margaret Atwood on being called offensive and man-hating Stone Mattress by Margaret Atwood, review: ‘rich in sly humour’ Margaret Atwood’s next project is due in the 22nd century 作家玛格丽特‧爱特伍(Margaret Atwood)官网